55歲的周宇,是一名詩歌作家和表演藝術家,他先後在多次大賽中擔當評委,也曾站上了央視的舞臺一展歌喉。他用炙熱的感情,飽滿的腔調,將人生的感悟融入詩歌奉獻給觀眾。因此,他也成了詩歌表演和詩歌創作雙棲領軍人物。
  今年11月10日,本網記者在北京西城區前門西大街的老舍茶樓見到了周宇。他穿著隨意,如果不是事先對他有所瞭解,會誤把他當成一位普通的工人。在交談中,他一言一語中透露著睿智和嚴謹,而又不失風趣幽默,說到動情處,他會情不自禁的手舞足蹈朗誦起自己創作的詩歌。
  就此次採訪,本網記者將為您講述這位朴實無華、創造性詩人的點點滴滴。
  意外之喜
  詩歌打開人生的另一扇窗
  說起周宇,大家都會想起他創造的膾炙人口的詩歌,以及鏗鏘有力、擲地有聲的詩朗誦。可是,或許你還不知道生活中真實的“周宇”。
  1991年,周宇畢業於武漢大學國際金融專業。畢業後,周宇順理成章地進入了金融行業,成為中國銀行四平鐵東支行的一名職工。金融的路給予了周宇生活的經濟源泉,也賦予了他小有聲名的成就。
  “金融工作是我的生命,詩歌是我的靈魂。”說起金融與詩歌在他心中的地位時,周宇這樣向記者解釋道。
  從小,周宇就喜歡詩歌。剛入學那會,父親給他買了一本《唐詩三百首》,這本書成了他最愛的課外讀物。即使走上了工作崗位,周宇也始終沒有放棄詩歌。閑暇之餘,周宇喜歡寫詩、朗誦詩。2009年10月1日,新中國成立60周年大閱兵給周宇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寫了一首贊美軍人的詩歌《軍人的陽剛》,並時常拿出來吟誦。
  然而,詩歌在周宇的生命中真正“登堂入室”,還要數2009年的一次偶然機會。
  2009年冬天,作曲家郭小天到四平來,作為老朋友的周宇前往作陪。晚上一起吃飯時,大家讓周宇喝酒。周宇說:"我實在不會喝酒,我就給大家朗誦一首我寫的詩吧!"說完,他就動情地朗誦了《軍人的陽剛》。朗誦完畢,朋友們熱烈鼓掌。不久,郭小天把周宇寫的這首詩譜了曲,報名參加了2010年"群眾最喜愛的新創作歌曲大獎賽",結果廣受歡迎。
  2010年7月,周宇前往北京出差,郭小天帶著他見了幾個朋友。席間為躲酒,他朗誦了兩首自己創作的歌頌士兵的詩歌《軍人的陽剛》和《人民的兒子》,震驚四座。
  “你的聲音和表現力太好了,我們正在北京策劃一個高規格的農民晚會,你能不能寫一首詩參與到這個晚會上來?”一位朋友當即表態。厚重的聲音,極有磁性,這使得周宇在酒桌上的這些詩朗誦,征服各位朋友和作曲家。
  所謂“一戰成名”,熟悉的人都知道周宇用詩“躲酒”的習慣,慢慢的,第一次見面的人讓周宇喝酒,旁邊的朋友就會說,讓他朗誦首詩得了,周宇也樂此不疲。周宇正是憑藉著酒桌上的詩朗誦,敲開了人生的另一扇門。
  跬步致千里
  他的世界里,詩歌熠熠生輝
  詩歌朗誦成了周宇躲酒的一個擋箭牌,這是專屬於他的獨特方式。漸漸地,周宇的詩歌朗誦終於走入了大家的視線,詩歌也開始在周宇的生命中綻放異彩。
  聽相聲的人都只知道,觀眾如果覺得演員演出精彩,都會用掌聲要求演員“返場”演出。在周宇這裡,“返場”不是相聲的專利.記得有一次演出,周宇朗誦完第一首詩要下場。這時,場下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再來一首,再來一首。”觀眾熱情的呼喊著。最多的一次,周宇竟然“返場”了6次。
  終於,憑藉著對詩歌的熱愛和執著,周宇在詩歌藝術表演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2011年1月11日,周宇應邀參加“中央電視臺首屆農民工春晚”,並朗誦了詩歌《時代英雄》;
  2012年,周宇在人民大會堂參加了電影《鐵人王進喜》首映式,並朗誦了原創詩歌《鐵人》。
  2013年春,周宇到甘肅參加了電影《愛在心裡》開機儀式,並朗誦詩歌《張校長的手》。5月12日參加了吉林都市“母親節晚會”朗誦了《真的想再多陪陪媽》並做專訪。
  最值得說道的是,2013年第三屆“夏青杯”朗誦大賽盛大開幕。全國共設立了63個分賽區,總計有20多萬人報名參賽,5萬多人入圍。周宇成為吉林賽區中普通的一員,朗誦了自創詩歌《真的想再多陪陪媽》、《選擇》、《張校長的手》、《羅陽在蒼穹》,並獲得了吉林賽區第一名,順利進入決賽。
  接著,全國共有98人進入決賽,決賽時每人需準備三個作品,第一輪為98進48,以一首原創作品《張校長的手》順利晉級。第二輪為48進18強,又以一首原創作品《真的想再能多陪陪媽》排名第二,順利進入下一輪。第三輪朗誦的是原創的另一首詩歌作品《羅陽蒼穹》,最終獲得了第三屆“夏青杯”朗誦大賽成人組三等獎。
  2014年,周宇參加了第四屆“世界華人春節聯歡晚會”,並朗誦了自己的原創作品《我是氈房長大的孩子》,頃刻間震撼了所有的觀眾。4月2日,中國第七屆“清明詩會”上,周宇的詩朗誦受到了專家們的一致好評。
  這些年來,周宇始終不輟的詩歌追求,給予了他厚重的底蘊,從而迎來了厚積薄發的今天。近年來,周宇先後創作了300餘首詩歌,並且先後到北大、吉林師大等高校、部隊、社區、伊春革 命老區等場所朗誦詩歌幾十場。
  周宇在中央電視臺一套節目中重大節日檔大型綜合文藝晚會上展示才藝的,可謂是“四平第一人”。周宇曾受到了國務院副總理張德江、全國人大副委員長陳昌智、全國政協副主席李兆焯等國家領導人的親切接見。他的事跡先後被各大媒體爭相報道。
  真情熔鑄
  詩歌飽含做人的哲理
  說起詩歌,總少不了其背後的故事。一首詩歌往往飽含著豐富的情感,是作者情感的真實的表露。
  60歲的張仁沛因在“百姓大舞臺,有藝你就來”長春跨年雙節群眾文化展演季複賽中的出色“獻聲”,一路闖入決賽,併成為唯一一個語言類節目帶到展演季終場演出的舞臺上。然而,除了自己的動情發揮,張仁沛還要感謝在幕後默默支持他的好兄弟——詩歌《真的想再多陪陪媽》的作者周宇。
  自己創作的《真的想再多陪陪媽》,緣何要找別人來朗誦?面對記者拋出的問題,周宇笑了,“任何藝術形式的表演都要從做人開始,這首詩本來就是要告訴大家什麼叫‘孝’,張仁沛老師的母親今年90多歲了,他本身很孝順老人,所以他的情感更真摯,目前我最滿意的也是他朗誦的版本。”
  複賽那場,周宇特地從四平趕到長春為老兄弟加油打氣,臺上張仁沛朗誦得情真意切,臺下流淚的觀眾中就有周宇。
  談起這首詩的創作背景,周宇講到了自己與父母的親身經歷,數度落淚。正是因為有著詩者情懷,有著對生活的感悟,使得這位在幕後默默支持老哥們兒的知名朗誦者,有了更加引人探尋的魅力。
  每一首詩歌,周宇都用心去創造,用情去表達。最讓周宇難以忘懷的一首創造性的詩歌,當屬《爸爸你慢慢走》。
  2010年,吉林省永吉縣遭受特大洪災之時,普通農民於洪江用自家的拖拉機九次往返救人達120多人。在第九次,他拉著最後一車13人轉移時,拖拉機被洪水掀翻,於洪江不幸遇難。得知於洪江的事跡後,周宇十分感動,他真真切切地感受著"人間一股英雄氣在馳騁縱橫"。他特地趕到永吉縣探望於洪江的家人,並以於洪江孩子的口吻撰寫詩歌《爸爸你慢慢走》,歌頌這位農民英雄。
  展望未來
  今生與詩歌相伴終老
  名聲響了,自然演出就多了起來,如今周宇時常奔波在全國各地。但是說起以後的打算,周宇還是想要更多地服務社 會、奉獻光與熱。
  作為一名詩歌表演藝術家,周宇深深地感到成就與家人、領導分不開。作為一名普通的銀行職工,每天繁雜的工作揮之不去。讓他感動的是,銀行的領導對周宇表示了支持,在詩歌的創造路上,他們不僅給與了鼓勵,還給了他足夠的創作空間。
  時下,許多人對中國詩歌的現狀大為不滿,許多人喜歡拿現代詩同唐詩宋詞作比較,更有甚者認為“中國詩歌已經死了”。但是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文學,只有找到心靈感動的地方,就能寫出感動大家的詩歌。為了讓自己的詩歌更富有時代的元素,也為了創造出更富有心靈觸感的詩歌,周宇對自己的要求是:每逢有大事發生,必身臨其境扎實採訪、感受,對作品和自己負責。
  背上行囊、帶著眾人的囑托,周宇一次次出發,一次次尋找創作的靈感。周宇說,“詩歌有一個創造、欣賞、體味的過程,尋求一般的生活體味可能簡單,但詩歌所追求的是一種心理體味,這就需要深入生活而不僅是靠近生活。”
  如今,周宇還有著另外一個計劃——傳承。
  “我要把我所知道的東西傳授給孩子,讓他們將棒子接下去。”周宇說,今年四平教育局一個計劃,準備在四平市設立一個詩歌朗誦培訓學校,而且已經邀請他講課。這件事讓他興奮了很久,一直以來的想法終於實現了。這些年來,周宇親身經歷了太多太多的風風雨雨,這一切都將成為課堂上生動活潑的案例,激勵著孩子們不畏艱辛、奮勇前行。
  在採訪進入尾聲,本刊記者發現周宇面前的紙本上已經寫下了不少的字詞。這是周宇長期以來養成的良好習慣:每次有靈感,都會在第一時間記錄在本子上。
  “我的一生離不開詩歌,它成就了我,也使我肩上的擔子重了。”周宇說。
  一位藝術專家看了周宇的創作和朗誦表演後,這樣評價周宇:他的詩歌有血有肉接地氣,他創作的詩歌猶如清澈的山泉水泡出的一壺綠茶,沁人心脾,蕩滌靈魂,他的詩朗誦是不可複製的。老百姓說,周宇的詩朗誦,讓人感動,讓人震撼;尤其他的《真的想再能多陪陪媽媽》讓人們知道了什麼是慈孝和親情!怎麼樣做人!  (原標題:周宇:痴迷詩歌朗誦創作 演繹快樂精彩人生)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nm54nmcyb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